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周恩来与解放战争时期的上海地下党

时间:2013-11-04 20:35:35编辑:中国红故事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由重庆迁回南京。以周恩来同志为首的中共代表团为了便于同国民党进行谈判,谋求国内和平;同时,为了在国民党统治区,特别是在上海、南京地区开展爱国民主统一战线工作,曾决定在南京、上海设立中共代表团办事处。1946年5月,中共代表团由重庆迁至南京,但国民党当局始终未同意在上海设立中共代表团办事处。我党于1946年三四月间就顶了上海思南路107号房子,由于国民党不准我们设立公开办事处,就作为周恩来将军的公馆。周公馆,实际上就是中共代表团驻沪办事处。  
  周公馆的建立,周恩来同志往来于上海、南京之间,这对上海地下党,对上海各界人民是一个很大的鼓励和支持。从此,上海人民革命运动,开创了一个上层统一战线和基层群众运动相结合,公开工作和秘密工作相结合的新局面。反对国民党内战、独裁,要求和平、民主的运动,迅速地在各界、各阶层、各团体中开展起来。国民党对周公馆派遣了特务、军警进行监视。我地下党通过组织,由我和有关党委研究,为周公馆配备了熟悉上海情况的可靠的人员,当门卫、勤杂人员等,做保卫工作。组织关系是十分严密的,地下党员一律不准去周公馆。当时上海地下党领导人是刘晓、刘长胜同志;张执一同志在二刘领导下,分工协助做上层统一战线工作。张承宗负责党的组织和群众运动。这方面工作与办事处有分工,有交叉,有配合。党的工作统属中共南京局领导,办事处设有上海工作委员会,书记是华岗。华岗通过刘少文、潘汉年与地下党刘晓之间有不定期的联系,沟通办事处和地下党之间的信息。同时,周恩来同志还通过南京局的委员钱瑛同志与刘晓同志秘密联系,传达中央和周恩来同志的指示。办事处原来准备在上海出版《新华日报》,因国民党当局百般阻挠,未能办成。  
  关于我党在国统区的工作方针,周恩来同志曾在一次会议上分析当时的形势时指出,国民党有发动内战,全面分裂的危险,要发动群众,制止内战。周恩来同志调冯文彬同志由延安秘密来沪,进行调查研究,协助地下党,指导青年运动。冯文彬同志曾多次与刘晓、刘长胜、张执一、张承宗等商谈,研究群众运动状况,并深入学生系统,指导工作。同年5月,在周恩来同志领导下,上海办事处与地下党互相配合,在上海工商界、文化界、教育界及民主党派等方面,广泛开展了爱国民主统一战线工作,组织了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参加的有民主同盟、民主促进会、民主建国会、妇女联谊会、学生团体联合会、杂志联谊会、中小学教师团体以及酒菜、百货、水电、机器各职业、产业工会等共52个单位。马叙伦、许广平等29人为理事。联合会发表了“反对内战宣言”,号召人民团结起来,以具体行动,阻止战乱。  
  上海地下党根据周恩来同志的指示,6月20日,组织上海人民和平请愿团,动员各界人民,进行反对内战、争取和平、反对独裁、争取民主的斗争。6月23日,上海各界人民团体推派代表马叙伦、吴耀宗、蒉廷芳、盛丕华、张絅伯、包达三、阎宝航、雷洁琼及学生代表陈震中、陈立复等赴南京请愿,要求和平,反对内战,要求民主,反对独裁。上海党还组织了上海200多个社会团体,包括机器、纺织、市政、店员等业职工和100多所学校的学生和教师,约5万多人在北站举行隆重的欢送大会,会后并游行示威。上海党的领导人刘晓、刘长胜、张执一、张承宗等都亲临现场,冯文彬同志也前来指挥部。学生方面由张本、吴学谦,职工方面由张祺、陆志仁等负责,也分设指挥及联络点。请愿代表到达南京下关时,遭到国民党特务的殴打,4名代表受重伤。周恩来同志闻讯后即与董必武同志去医院慰问受伤代表,并向国民党当局提出抗议。下关惨案发生后,周恩来同志对上海地下党的工作和同志们的安全,非常关心,曾经指示对在运动中已经暴露的同志,要及时撤退。他一再强调上海地下斗争的长期性和坚韧性,要注意隐蔽,积蓄力量,切忌犯急性病。周恩来同志关于上海斗争形势分析与工作方针、斗争策略的指示,对上海地下党和爱国民主运动的巩固与发展,是十分重要的。国民党镇压上海“六·二三”和平请愿团后,便进一步镇压和破坏进步的工会运动、学生运动和文化运动。  
  9月1日,周恩来同志在上海向中外记者发表谈话指出:中国内战的扩大,实在是美国帮助国方所致,正当司徒雷登大使提议召开三人小组会时,美国政府竟以5亿美元之剩余物资转让政府从事内战,实对司徒“调解”之词以迎头痛击。周恩来同志向美国政府提出严重抗议。9月29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开展美军退出中国运动周的指示。之后,上海地区各界人民反对国 民党内战、独裁的斗争,就和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的斗争结合 起来,运动向更深更广的范围发展。  
  11月19日周恩来同志率中共代表团邓颖超、李维汉等人 离南京返回延安。在离南京前,中共上海办事处曾转达周恩来 同志给上海地下党刘晓同志的指示,指出国民党地区黑暗严重 的时刻又到来了,必须坚持隐蔽的艰苦的斗争,预计5年的时 间,胜利必将实现。我当时立即向上海市委传达。周恩来同志的关怀和指示,给上海地下党的同志以很大的鼓舞。大家都信心倍增,坚持韧性的艰苦的斗争。结果,只用3年的时间就取得 了上海的解放和全国的胜利。1947年是中国革命有决定意义的一年。我解放区军民对国民党的全面进攻奋起反击,迫使国民党不得不采取重点进攻。同年7月至9月,国民党的重点进攻也被粉碎。我解放军转入了全国规模大反攻。在年初,国民党地区北平、上海等大城市,发生了反美反蒋学生运动,2月9日上海工商界发起爱用国货运动,标志着人民革命力量正在汇集,全国性的革命高潮正在掀起。  
  1947年1月16日周恩来同志曾电告刘晓等同志,为了更有计划的领导蒋管区群众爱国民主争生存的斗争,中央认为蒋管区党组织有调整的必要,决定成立中共中央上海分局,将刘晓、钱瑛两处所管的秘密组织系统,统一管理。分局下设上海市委。上海分局以刘晓、钱瑛、刘少文及另由刘晓从上海党委中推荐一人组成,负责领导与发展蒋管区秘密党的工作。上海分局直属中央领导。当时刘晓除向中央推荐刘长胜同志参加外,还曾推荐三人为分局委员。2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了迎接中国革命的新高潮的指示。4月29日,周恩来同志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各中央局、分局的指示中,明确指出,各地城市工作部的任务是在中央规定的方针下,统管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一切工作并训练这一工作的干部。5月6日他又为中共中央起草电报致刘晓等同志,告以中央决定将上海中央分局改为上海中央局。通知指出:为加强与调整蒋管区我党工作的领导,中央决定将上海中央分局改为上海中央局,管辖长江流域、西南各省及平津一部分党的组织与工作,并于必要时指导香港分局。上海局仍以刘晓、刘长胜、钱瑛、张明(即刘少文)4同志组成,刘晓为书记、长胜为副书记。在目前较严重的环境中,上海局会议以愈少开愈好。至原在上海党委负责各同志,仍各管一方面的工作。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原刘晓同志推荐的三同志,即分别在上海局领导下由张承宗同志分管上海市委;张执一同志分管外县委员会和策反工作;张登同志分管文化统战工作。中央在组织上成立了城工部和上海局,加强了国民党地区党的领导,是国民党地区人民革命运动蓬勃展开的重要保证。周恩来同志的直接领导,使党在国民党地区的路线、方针、政策,得到更好的贯彻执行。  
  周恩来同志对中共上海局的领导抓得很紧,密切注意蒋管区政治、经济的动态,及时指导地下党的工作。中共中央在1947年给上海局的电报指示和答复上海局请示汇报的电报,有两件是周恩来同志亲自起草的,对国民党地区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的斗争,指导意义极大,对推动第二条战线工作的开展,有很大贡献。  
  1947年5月20日,南京、上海、苏州、杭州等城市学生6000余人,为抢救教育危机联合向国民党行政院请愿游行示威,反对饥饿,反对内战。游行群众遭到国民党军警宪兵的殴打镇压,重伤19人,被捕28人,造成“五·二○”惨案。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的学生运动在全国迅速展开,23日京、沪、苏、杭、豫发起组织全国学联。在上海,学生运动很快推动职工运动,推动各界人民革命运动,声势浩大,群众广泛,为历史上所罕见。毛泽东同志为新华社写的题为《蒋介石政府已处在全民的包围中》评论中指出,中国境内已有了两条战线。蒋介石进犯军和人民解放军的战争,这是第一条战线。现在又出现了第二条战线,这就是伟大的正义的学生运动和蒋介石反动政府之间的尖锐斗争。学生运动是整个人民运动的一部分。学生运动的高涨,不可避免地要促进整个人民运动的高涨。  

  第二条战线的开辟和发展,是和中共中央的正确领导、周恩来同志的及时指示分不开的。1947年2月28日及5月5日周恩来同志代中共中央先后起草了《关于国民党统治区斗争策略的指示》和《关于蒋管区党的斗争方针的指示》两个电报,这是国民党地区工作的纲领性的、夺取反蒋斗争胜利的文件。文件中指出:蒋管区群众斗争,固然要经过一些迂回起伏,但总的趋势必然会继续高涨,问题就要看我们领导的斗争策略如何,组织力量如何,以决定群众斗争增长的快慢与可否避免一些挫折。在蒋管区统治尚严的地方,尤其是蒋管区大城市中的工作方针,就是要保护我党及民主进步力量,以继续加紧开展人民运动。为此目的,既要坚定勇敢,又要机警谨慎。要时时注视情势的发展,坚持我党放手动员群众进行反美反蒋的方针,灵活地既结合又区别合法与非法的斗争。应避免在不利的条件下去硬碰,这不是保守,而是领导群众变换方式,绕过暗礁。蒋管区城市工作,一切要从长期存在打算,以推动群众斗争,开展统一战线,如此,方能配合解放区胜利,推动全国新高潮的到来。  
  周恩来同志对蒋管区形势的分析,非常精辟地指出,工作重点应紧紧抓住推动群众斗争和开展统一战线两个环节。周恩来同志要求我们,既要坚定勇敢,又要机警谨慎。这一指示,对当时上海地下党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开展工作,是十分重要的。1947年2月至6月,上海局多次向中央请示汇报关于蒋管区斗争情况及贯彻中央指示的意见,均能获得中央及周恩来同志的及时复电。上海地下党不少同志回忆,1947年2月9日,上海百货业职工在劝工大楼举行爱用国货运动,被国民党特务破坏,打死永安公司职员梁仁达,打伤多人。参加会议的郭沫若、邓初民等知名人士、由群众保护,从窗外走脱。梁仁达烈士牺牲后,群众激奋,要抬棺在南京路游行。上海局及上海市委根据当时形势,敌情动态,并根据恩来同志“避免硬碰”的精神,进行部署,不采取抬棺游行,而采取扩大同情运动、吊唁等方式进行斗争,使国民党准备大肆逮捕镇压的计划未能得逞,陷于各界人民谴责、抗议的窘境。“五·二○”运动后,原来部分学校曾提出无限期罢课的口号,经过党组织的说服,根据中央及上海局的指示,将运动转向深入巩固,决定暂时停止罢课,采取一面上课,一面斗争,上课与罢课带弹性的斗争策略。上述两事,当时都是由我代表上海市委,分别向职委和学委传达贯彻的。国民党地区的人民革命运动,在中央正确领导下,如波浪式的、一浪高一浪的向前推进。   国民党统治者越是面临总崩溃,对人民革命运动越是疯狂 的镇压。从1947年下半年起,国民党军警宪特不断地对上海学 生运动和进步工会进行大规模镇压。7月,党领导下的《文萃》 刊物被迫停刊,负责人共产党员陈子涛、骆何民、吴承俭被捕后 遭杀害。1948年1月,同济大学学生200人被捕,数百人受伤;舞女请愿被扣押400余人。2月初,国民党又血腥镇压申九罢 工斗争,打死工人3名,重伤数十人,逮捕300多人。随着上海反美反蒋斗争的深入发展,国民党统治当局垂死挣扎,疯狂镇压人民也更为严重。  
  1948年8月22日党中央发出由周恩来同志起草的《对目前蒋管区斗争策略的指示》。其中指出:蒋近已决心撕破伪装民主的最后残余,实行疯狂的法西斯独裁的最后挣扎。因此,我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目前工作,必须有清醒的头脑和灵活的策略,必须依靠广大群众而不要犯冒险主义的错误。并且指出:在国民党统治的城市,单独进行工人、市民的武装起义,肯定地说,一般地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将城市中多年积聚的革命领导力量在解放军尚未逼近、敌人尚未最后崩溃之前过早地损失掉,这是最失策的事。指示还要求我们:不论党内党外,凡是已经暴露或为敌特注意的分子,都应设法离开岗位,首先向解放区撤退。  
  恩来同志根据黎明之前一段黑暗的形势,对地下党必须坚持隐蔽精干,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作了精辟的论述,使上海地下党避免冒险倾向,深入隐蔽,发动群众,最后配合解放军的进攻,解放上海,接管上海。  
  同年9月,上海局根据中央指示,发出了上海、南京当前基本方针的指示,上海局副书记刘长胜在党内作《集中力量争取第三年对全局有决定意义的胜利,发挥第二条战线的作用》的报告。明确了当前上海地区我党工作的中心是:当前要积极发展革命力量,依靠群众,团结大多数,为彻底解放京沪,准备接管而斗争。围绕这一中心,开展反对国民党屠杀,反出卖,反搬迁,以及开展保厂、保校、保业、保命的斗争,以配合解放军解放上海与接管上海。  
  从1948年8月起,上海市委根据中央和周恩来同志的指示,由我和工委、学委、职委等负责同志讨论,决定撤退已暴露的干部,输送解放区城市工作所需的科技、工程、医务等干部,约2000余人。上海局委员刘少文同志因所属系统发生破坏,刘脱险后于10月初到达解放区。地下党还保护民主人士,将马寅初隐蔽起来,黄炎培离沪去港。12月,接中央通知,护送张志让、叶圣陶、郑振铎等32位爱国民主人士去港,转赴解放区。1949年1月19日中共中央电告刘晓、潘汉年设法将毛泽东、周恩来给宋庆龄的信妥送上海面交,并安排宋北上。因宋决定留沪,未去。  
  1949年3月下旬,上海局书记刘晓经香港北上,转赴北平。上海局委员钱瑛也于4月去北平。至此,上海局成员只留下刘长胜同志。3月17日上海局秘密电台所在地遭国民党破坏,报务员秦鸣钧、联系电台的张困斋(张承宗之弟)先后被捕,后英勇就义。当时中央及华东局甚为关注,要刘长胜同志及张承宗等撤退。刘、张等经过研究,因解放军渡江在即,上海地下党工作繁重,任务紧迫,决定妥善隐蔽,留沪指挥。刘当时搬至原国民党国防部少将参议许彦飞家居住。许曾在抗战时期在大后方受到周恩来同志接见并表扬其为我党工作。张承宗搬至国民党陆军总司令张发奎家居住。张发奎秘书莫振球是我党地下党员。留沪的还有刘少文系统的吴克坚和上海局领导下分管文化统战工作的张登(即沙文汉)等。  
  解放前夕,上海地下党组织了人民保安队约6万人,其中以职员、工人、教师、学生约两万人为骨干力量,保护工厂、机关、学校,进行反屠杀反破坏反搬迁的斗争,迎接解放军,配合上海解放和接管工作,完成了光荣的历史任务。  
  1949年5月30日,中共中央在祝贺上海解放的电报中,向三野解放军指战员、全上海共产党员、工人、学生、各阶层的民主人士和爱国同胞,热烈祝贺上海解放。新华社社论指出,上海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大本营和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在长时期内它是中国革命运动的指导中心,虽然在反革命势力的野蛮的白色恐怖迫使中国革命的主力由城市转移乡村以后,上海仍然是中国工人运动、革命文化运动和各民主阶层爱国民主运动的主要堡垒之一。上海的革命力量和全国的革命相配合,就造成了上海的解放。  
  上海的解放凝结了无数革命烈士的鲜血,也凝结了周恩来同志的心血。 
网站地图 皇冠快速充值即时到账 渔网捕鱼网粘网6米 dsn777.com
澳门葡京赌场登入 申博登入 申博138备用网址 申博管理网
阿里彩票上海快3 中国足球战歌 金沙网址开户平台 沙龙游戏钱游戏直营网
来博线上娱乐开户 澳门百家乐手机软件 时彩代理 金沙线上娱乐是合法的吗
百坊国际线站 金宝博网站 菲律宾娱乐现金网 时彩代理
585sunbet.com 333xsb.com 167sunbet.com 23jbs.com 132psb.com
778jbs.com 38csb.com 256SUN.COM 989jbs.com 96jbs.com
156tt.com TONGSHISHI.COM 444TGP.COM 899TGP.COM XSB3333.COM
578psb.com 8877DZ.COM 173XTD.COM 729psb.com 778DC.COM